诺亚财富身陷“维权门”

栏目:影视综艺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娱乐新闻网 时间:2018-06-15 15:44

悬崖边上的蛋糕,总有人想冒着生命危险尝一口。 (现场采访资料来源于:资本新观察) “浙江很多人在2007、2008年就接触过诺亚,汪静波之前在湘财证券做固收产品

“浙江很多人在2007、2008年就接触过诺亚,汪静波之前在湘财证券做固收产品的时候帮大家赚到了钱,创办诺亚后信托做得也不错,所以大家很相信她,认为她介绍的项目靠谱。”

“听说”,是很多人接触诺亚的信念,而无论是在传说中还是公开资料显示,诺亚财富已经跻身“国内最大的财富管理公司”。

但几年来,诺亚财富违背诺言的记录,一次次打破投资人的底线。

先是夸大宣传项目,项目净资产亏损30%;再是旗下CEO用肢体语言“问候”投资者;还有香港证监会500万港元罚单……到了近日,投资人上门讨债,维权被警告“非法活动”。

诺亚还是那个诺亚,但你要说它是“靠谱”的代名词,似乎已经不那么靠谱了。

但值得注意的是,诺亚财富(NOAH)2016年底以来股价大涨近200%,从21美元一路攀升至69美元附近,尤其是今年4月资管新规发布后,股价连创多个新高。目前诺亚股价在61左右徘徊。

◆ 投资人讨债引发争执

6月8日,诺亚财富第八届私募股权高峰论坛在上海浦东香格里拉大酒店隆重召开。

和高大上的峰会环境格格不入的,是在酒店二楼分论坛电梯口,被安保人员和诺亚财富的工作人员包围的“不明身份人员”。其中一名中年女士手中的袋子里,还装着印有“诺亚”字样的衣物。

据媒体现场目击,当时双方正在争执,期间一名身穿黑色制服的工作人员邀请“不明身份人士”前往餐厅就餐,称“先去餐厅吃饭,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吃完饭再谈,我们是有诚意的”。

但遭到了“不明身份人士”的拒绝,并声称“把钱还给我们,我们就马上离开”。

时间回到上午,一群身穿印有“诺亚还钱”字样马甲的“不明身份人员”前来参加。据当时参会嘉宾介绍,当时在一楼大厅休息区域,有不少投资人士前来维权,并与工作人员发生争执。“整个过程持续大概两三分钟,就被带离现场。”

被带离现场之后,双方争执转移到会场二楼,并持续到上午场会议结束。

这场意外插曲之后,论坛的安保等级提升,现场有大批身穿黑色制服的工作人员和保安在维护秩序。本次论坛设有多个分论坛,而在每个分论坛入口处,都有保安和黑衣人负责安检。

据悉,上述提及约20余名“不明人士”自称诺亚财富的投资人,此次维权是为此前投资诺亚财富发行的歌斐创世优选一号二号投资基金,目前该项目由于暴雷,投资人将面临血本无归的风险。

现场维权的王女士向媒体展示了《就诺亚财富关于辉山项目涉嫌虚假销售致国家金融监管部门公开信》,其中提到:

“我们是诺亚财富发行的歌斐创世优选一号二号投资基金的投资人,于2016年3月30日在诺亚财富购买上述基金产品,基金投资标的是受让辽宁辉山对辉山中国的5.9亿应收账款。今年到期后由于辉山乳业集团无法到期兑付本息,导致我们200多名投资人,共计5亿元的投资款项始终无法收回。”

而之所以找诺亚财富维权,公开信上还提到,诺亚承销的是 “辽宁辉山”向“辉山中国”的应收账款共计5.9亿,转让对价为不超过人民币5亿元。但事后诺亚亲口承认该应收账款为“辽宁辉山”对“辉山中国”的借款债权,并不是传统意义上基于贸易往来而形成的应收账款。

投资人认为,诺亚偷换“应收账款”的概念,对投资人的投资决策造成了明显误导,致使投资人无法全面的评估本项目风险情况。

但诺亚方面回应,已经在积极解决问题,针对极少数投资人为要求刚性兑付,采取聚集干扰正常经营,打横幅穿白衣等非理性不合法行为,我司将继续报备公安机关及私募监管机构。

◆ 公司股票曾创下港股最大跌幅

事实上,这场维权并不是该项目的第一支插曲,更早在5月9日,有网友在微博上透露,一位购买诺亚财富私募产品的投资者,因为遭受损失,正打算住在诺亚财富公司大堂。

而这次维权,问题正是源自上述提到的诺亚财富发行的歌斐创世优选一号、二号投资基金。

2016年初,诺亚财富上线了这两款基金产品,基金标的是受让辽宁辉山对辉山中国的5.9亿应收款。

值得一提的是,同期,有研究报告声称,辉山乳业夸大奶牛养殖场的开支,夸大的目的是为了掩盖收入中造假行为,通过掩盖财务造假行为,转移公司资产。

尽管辉山乳业立即予以否认,但这并未打消市场投资者的疑虑,公司股票遭受重挫,一度在短短十几分钟内跌超90%,创港股史上最大跌幅。公司市值蒸发320亿港元,仅剩56亿港元。

2017年11月,辉山乳业进”清盘“程序。据财联社报道,辉山项目发生问题以后,诺亚公司也采取诉讼和保全等司法措施,已经在2018年2月27日完成基金债权申报工作。

按道理,投资的项目涉及的是应收款,那应该是真实存在的贸易往来,投资人表示,在前期销售过程中,诺亚也是如是承诺。

但投资项目近期到期之后,由于辉山乳业无法如期兑付本息,导致200余人共计5亿投资款项无法收回。作为承销方,诺亚这才改口时信用债。

20余名投资人的维权,已经被诺亚定性为“非法活动”。但这一次,就像过去很多次一样,诺亚的处理方式仍然无法安抚投资人的心。

实际上,类似的遭遇,诺亚的投资人不是第一次遭遇。

理财师“飞单”

2016年1月15日,诺亚理财师张某向马先生销售了两款非诺亚财富发行基金理财产品,一只名为“中智环保”,一只名为同盈AET收购基金理财产品。

在完成同盈基金产品交易八个多月之后,马先生通过诺亚(苏州)财富管理中心发来的一条短信才得知,此前对接自己的诺亚理财师张某因在职期间进行“飞单”业务被辞退调查,上述两款产品即由其推介的非诺亚产品。

随着同盈基金被曝资金链断裂,以及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调查,马某在向其维权几乎无望。

旗下CEO肢体语言“问候”投资人

除此之外,今年3月初,财经博主“曹山石”微博称,诺亚财富旗下的财富正行板块CEO赵义在客户交流群众公开用肢体语言问候投资者。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事起原由是诺亚财富旗下的歌斐诺宝新三板麟凤1号和2号,投资者被深度套牢、损失惨重,引来投资者们的强烈不满。

据《投资时报》报道,诺亚麟凤1号和2号成立于2015年3月3日。市场消息称,目前诺亚的这两款产品三年期限已到,因无法清盘退出又被迫延期二年,何时“解套”已成了老大难。

涉嫌夸大宣传

另外,不得不提的要数几年前诺亚财富承销的“悦榕基金”的私募股权基金。

“3.4倍回报、4年半收回本金、6年后上市”,在如此动人的诱惑力下,全国五十余名投资人争先恐后入坑。

按照当时项目募集到10.7亿元的数据推算,平均每人投资超过了2000万。

“想想当时真是‘人傻钱多’。”6年后,钟明这样形容自己当初的决定。他是浙江一个民营企业家。

2010年参加了一场高端投资会后,钟明第一次接触到了诺亚。诺亚员工向钟明强烈推荐了悦榕基金,称该项目资质“百里挑一”,事后他还参加了该项目的路演并2000万的入门门槛投资了项目。

相关文章
畅言一下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