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女身亡老夫妻花65万代孕生子 拿到出生证傻眼

栏目:奇闻趣事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娱乐新闻网 时间:2018-04-12 12:35

(原标题:12岁女儿身亡,老夫妻花65万代孕,拿到出生证傻眼!)2014年,一场车祸,让一对超龄夫妻失去心爱的女儿。为了弥补巨大的伤痛,他们迫切地想再拥有一个

(原标题:12岁女儿身亡,老夫妻花65万代孕,拿到出生证傻眼!)

2014年,一场车祸,

让一对超龄夫妻失去心爱的女儿。

为了弥补巨大的伤痛,

他们迫切地想再拥有一个孩子。

遗憾的是,

由于丈夫快70岁,

妻子也过了50岁,

失去生育能力。

此时,

一家代孕公司主动联系,

称可以帮他们实现心愿。

今年3月,

在付出65万余元的高昂代价后,

夫妻俩终于盼来一名男孩。

这个通过违规渠道得来的孩子,

真的能带给他们希望吗?

超龄夫妻痛失花季女

袁武和金梅(均为化名)是新疆阿克苏人。1999年,均有过离异经历的两人重组家庭。那一年,袁武51岁,金梅33岁。

这对再婚夫妻此前各有一个女儿,其中,袁武的女儿已经成家,金梅的女儿年纪也大了,跟着他们生活。2002年,夫妻俩迎来他们爱情的结晶——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儿。

夫妻恩爱,高龄得女,袁武和金梅认为,这个女儿是上天馈赠的礼物,把她视为掌上明珠。

但命运时不时会露出狰狞的面目,向幸福的人们挥舞残忍的爪牙。2014年,袁武驾车带着妻子和小女儿外出时,遭遇严重车祸。夫妻俩不同程度受伤,12岁的女儿当场死亡。

袁武和金梅几近崩溃,像是心上被剜掉了一大块肉,人生陷入无尽的痛苦和空虚。就连手机里保存的女儿照片,他们也不敢轻易翻看。

img 拿到出生证傻眼 src=http://cms-bucket.nosdn.127.net/catchpic/d/d4/d4cf0adda147617fea7a66564845c064.jpg?imageView&thumbnail=550x0 style=margin: 0px auto; padding: 0px; border-width: 0px; border-style: none; vertical-align: top; max-width: 500px; display: block; /|]袁武、金梅夫妇向记者讲述事情经过。

为弥补遗憾四处求医

经历了一年多的沉沦后,袁武和金梅仍然无法走出悲痛。两人的退休金本就足够日常生活,加上他们之前耕种的土地被政府征用,得到了不菲的补偿款。

尽管衣食丰足,夫妻俩却觉得人生缺少希望,没有值得寄托的未来。2016年,他们决定再生一个孩子,弥补失去爱女的遗憾。

而此时,袁武68岁,金梅50岁,自然受孕的几率极小。于是,他们走上了漫漫寻医求子路。

金梅经常在网上搜寻有关不育不孕的信息,通过电话联系治疗机构,再实地前往就诊。

2016年底,夫妻俩到北京一家医院就诊。医生告诉他们,金梅因身体原因,卵子无法受精形成胚胎。

夫妻俩十分失望。这时,北京一家名为“喜得尔”的公司主动联系金梅,称可以帮助他们。

原来,“喜得尔”公司从金梅留在网上的信息找到了她。经过几次接触,袁武和金梅才得知,这家公司是代孕机构。

虽然知道代孕是违规行为,但求子心切的夫妻俩,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花费65万元求代孕儿

袁武和金梅也曾考虑过抱养一个孩子,但又担心孩子长大后得知自己的身世,与他们产生隔阂。而选择代孕,毕竟他们与孩子存在血缘关系,旁人也难以知道实情。于是,2017年3月,袁武和金梅与“喜得尔”公司签订了一份助孕协议。

昨日,楚天都市报记者看到,该协议约定:“喜得尔”公司采用袁武的精子,然后提供几名女子,由夫妻俩选择一人捐卵,再通过试管婴儿技术培育成胚胎,移植到代孕女子的子宫内。袁武和金梅需一次性向“喜得尔”公司支付65万元,之后就可以安心等待孩子出生。孩子的出生医学证明上,父母将分别填上袁武和金梅的名字。

去年4月,经过一系列检查,“喜得尔”公司称,袁武的精子质量不行,无法培育成胚胎,但该公司可以提供几名捐精者供他们选择。经过一段时间的犹豫,这对盼孩子心切的夫妻,同意接受由别人提供精子和卵子,再通过代孕方法帮他们生一个孩子。

不久,两人在“喜得尔”公司提供的捐精者和捐卵者照片中,各选中一人。去年6月,“喜得尔”公司告诉他们,胚胎培育成功,已经移植到一名代孕女子的子宫内。等代孕女子足月分娩,夫妻俩就能得到梦想中的孩子了。

等待过程中,袁武和金梅十分关心代孕女子的情况,“喜得尔”公司偶尔也会给他们发来一些相关信息。虽然实际情况与他们当初的期望差距很大,但事已至此,夫妻俩也只好降低期望,接受现实。

代孕女子成孩子“母亲”

今年3月7日,“喜得尔”公司通知袁武夫妇,称预计孩子将于当月底出生,请他们告知身份信息,以便代孕女子办理入院手续。此时,他们才知道,代孕女子一直生活在武汉。

3月20日,袁武和金梅飞到武汉,见到了代孕女子石某和陪同她的章某。金梅见石某年近40岁,外形普通,身材偏矮,有些不太满意。“喜得尔”公司解释称,她只是代孕妈妈,与孩子并无基因关联,不必在意。

石某希望尽快入院剖宫分娩,并向袁武夫妇索要1万元,说要用这笔钱办理孩子的出生医学证明。但金梅认为,她和丈夫已经一次性付清了全部费用,不应该再出钱;而且,孩子尚未足月,提前剖宫分娩不合适。

虽然这次见面双方闹得不太愉快,金梅还是给石某包了几次红包,希望她保持好心情,让孩子顺利出生。

3月22日,石某以金梅的身份信息入住光谷一家医院。次日,她接受剖宫手术,产下一名男婴。看着健康可爱的孩子,袁武和金梅都非常激动。他们朝思暮想的愿望,经历了许多波折后,总算实现了。

3月28日,石某办理出院手续,将孩子交给袁武和金梅。陪同石某的章某称,他会尽快办理孩子的出生医学证明。

4月4日,章某将孩子的出生证明交给袁武和金梅。夫妻俩一看,顿时傻了眼:在这份出生证明上,孩子的父亲是袁武,母亲却是代孕女子石某!

img 拿到出生证傻眼 src=http://cms-bucket.nosdn.127.net/catchpic/5/52/52d5b3ed9b32db83b0b8990ba1d4109c.jpg?imageView&thumbnail=550x0 style=margin: 0px auto; padding: 0px; border-width: 0px; border-style: none; vertical-align: top; max-width: 500px; display: block; /|]

孩子的出生医学证明。

花了大量金钱和精力求来的孩子,

因出生证明上的信息不对,

可能无法顺利落户。

袁武和金梅夫妇先后

向公安、卫计部门求助,

得到的答复是:

没有法律依据,无法提供帮助。

夫妻俩对记者说,

这个孩子是因为他们的意愿才来到人间,

如果不能让他感受到充分的关爱,

他们将会感到更大的遗憾。

眼下的局面,

让这对无助的夫妻重新坠入痛苦的深渊。

相关文章
畅言一下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