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阳官方:猥亵跳楼女生涉案人有轻生念头 被解救

栏目:奇闻趣事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娱乐新闻网 时间:2018-06-30 02:59

原标题:李依依,在围观中死去 如今回想妹妹依依,表哥李权益觉得:“就是小女孩,今天跑过来,我要这个,明天跑过来,哥哥哥哥,我要那个,特别馋嘴,冰淇淋,

  原标题:李依依,在围观中死去

  如今回想妹妹依依,表哥李权益觉得:“就是小女孩,今天跑过来,我要这个,明天跑过来,哥哥哥哥,我要那个,特别馋嘴,冰淇淋,辣条,家里人都不让吃,就我偷偷给她买。”

  在众多亲属里面,李权益和妹妹关系很亲。李依依父母离异后,妈妈去了上海,她一直跟李权益说,想考大学到上海,和妈妈在一块待四年,然后再回来和爸爸待着,说了很多次。李权益觉得,妹妹成绩还可以,考二本没问题,上个大学轻轻松松。

  他疼爱妹妹,自己有点痞,从小就跟妹妹说,男孩子都是坏孩子,千万不要早恋。长大以后找个好男朋友,眼睛放亮点,谈了对象带给他看下。他记忆里,妹妹从小到大都没处过对象。

  李权益比李依依(化名)大六七岁,看着她长大,在他面前,李依依“挺听话挺黏人的,话特别多,心里就藏不住事,特别喜欢笑,笑起来两个小虎牙”。

  他曾希望,妹妹开开心心就行,别受到什么伤害。

  李权益不知道,妹妹心里藏了一件天大的心事,再也无法快乐起来。

  [一]

  离考大学只剩一年,2016年暑假,李依依跟邻班同学罗娟娟(化名)一起参加了物理补习班。她们俩的辅导老师是罗娟娟的父亲罗宇(化名)。罗宇是位老教师,经验丰富。他记得,李依依爱说爱笑,很爱思考,不懂就会问,“老师没听懂,再给我讲一遍。”罗老师觉得李依依在理科方面的悟性还可以。

  高三开学前,李依依所在的高三(二)班班主任生病住院,学校安排吴永厚接任。

  吴永厚出生于1967年,1992年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化学系,2011年调进庆阳六中,2014年取得高级教师任职资格。

  李依依和吴永厚的初识并不寻常。“2016年7月份,学校暑假补课,班主任吴永厚在办公室摸过我脸,当时我就害怕,怕他再对我动手动脚。”她在几个月后的控诉状中这样写道。

  开学后的2016年9月5号下午,李依依在教室突然胃痛,被送到高三年级老师办公室。罗宇两点半去上课前看到李依依趴在桌子上哭,下课回来后发现她还在那趴着。他问李依依哪里不舒服,李依依告诉他是胃痉挛。

  罗老师觉得可能是受凉了,得去医院,他接下来还有课,就让女儿罗娟娟和另外一个同学带着李依依去女职工宿舍109室取暖休息。

  胃痛是李依依的老毛病。父亲李明(化名)跟班主任说过,女儿胃不好,能不能调到暖和点的宿舍。班主任说学生公寓楼供热自上而下,下边就是冷。

  学生宿舍只给供照明电,不能用电热毯,只能给买个暖水袋。但职工宿舍不同,可以使用电热毯。

  罗娟娟在109室陪着李依依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后,李依依的胃痛缓解了很多,罗娟娟和另外一名同学得去上课,把李依依送到公寓D319让妈妈照顾,那里是罗老师一家住的地方。

  罗老师下课回来后,看到李依依和爱人在聊天,妻子还做了饭。李依依的胃痛还没有完全好,她们商量带李依依去了诊所,开了止痛药。家里还有两个小女儿要学习,房子小,罗老师就让大女儿罗娟娟带李依依回到109室,他晚上要给高三同学辅导。

  罗娟娟送李依依去109,回来时遇到了李依依的班主任吴永厚,吴永厚得知李依依生病,问罗老师她在哪里休息,罗老师告诉他在109。

  那天晚上下雨,晚上8点多,学校停了电。

  李依依记得大概停电半小时后,班主任吴永厚来到109房间。老师坐到床边,问她胃痛怎么样了,她说好多了,再没说话。

  “然后他突然伸手摸我脸,开始对我动手动脚,他疯了般扑过来抱住我不松开,我浑身无力,我很害怕,然后他抱住开始亲我的脸,吻我嘴巴咬我耳朵,手一直在我背后乱摸,想撕掉我衣服。”

  她在控诉状中写道,“我吓懵了,我才这么小我还期待着考上大学,我还对未来充满美好的向往,那一刻,一切都没有了,我只感觉到了无边的黑暗,恐惧、羞辱还有恶心。”

  这时,罗老师喊了一声李依依的名字,推门走了进来。推门那一刻,李依依记得班主任立马弹开,坐到离她远一点的床边。

猥亵事件发生地。 澎湃新闻记者 于亚妮 图

  罗老师是到109拿值周笔记的,那周他值班,要查学生晚上休息情况。罗老师推开门,看到吴老师在房间,他问李依依好点了吗?她说好点了,带着哭腔回答。

  罗老师有些疑惑,下午在家里见到李依依时,她(对罗的照顾)很感激,晚上按理说胃已经不怎么疼了,为什么是哭腔?虽然停电,隐隐的光线下,他看到李依依头发披散着,比较凌乱,下午见到时头发还扎着马尾。吴永厚坐在床边,和他对视,罗老师本能地想吴永厚会不会有不轨行为。

  这种念头一闪而过,他觉得吴老师都五十岁的人了,孩子很优秀都上大学了,这种事应该不会发生。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话,罗老师和他商量如果李依依胃病反复发作的话,能不能跟学校建议给她申请个房间取暖。因为停电,职工宿舍也用不了电热毯,罗老师就让李依依回学生宿舍休息。

  回到家,罗老师跟妻子说了他的疑虑,妻子说五十几的人不会。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二]

  噩梦就这样开始了。

  李依依几个月后回忆那晚,“回宿舍的路上,班主任一直跟着我,虽然只有一小段路程,我却觉得那么漫长,那么恐怖,我想立马逃走,直到宿舍。”

  回到宿舍后,她不停漱口,“可就是洗不掉羞辱和恐惧。”

  一夜未眠,第二天一口饭也吃不下。

  李依依决定向学校心理辅导老师求助。

  心理辅导老师王萍(化名)那天早上接到办公室老师电话,说有同学要见她。她去办公室看到李依依时,女孩低着头在哭。王萍把她带到心理咨询室,给她倒了杯水,坐在旁边安抚她。

  李依依哭了几分钟,稍微平复了一些,王萍问她怎么了。她刚开始没有回答,哭了一会,说自己被欺负了,被亲了脸颊和耳朵,边哭边说她觉得恶心,感觉自己很脏。

  王萍告诉她,这不是你的原因你不脏,这件事她解决不了,要跟家长说。李依依跟她说了家里的情况,父母离异,爸爸一个人带着他们姐弟俩,那段时间她姑家有事,小表弟也在家,要照顾,负担比较重,她怕爸爸担心。

  听到李依依不想让她爸知道,王萍说应该找学校解决。事后王萍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我工作经验也不多确实觉得也解决不了,觉得应该跟她最亲近的人(解决),但是她不愿意,一方面也是让学校出面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我毕竟是个心理老师,只能进行安抚,舒缓。”

  王萍找到学校政教主任段主任,段主任问她当事老师是谁,王萍说学生没说,段主任便要和李依依单独聊一下。

相关文章
畅言一下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