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陈国猛的信

栏目:明星八卦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娱乐新闻网 时间:2018-04-24 16:29

致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陈国猛的信 尊敬的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陈国猛同志: 你好。我有一事,万般无奈之际,向你求助。 我叫黄建国,家住萧山区北干街道山

  致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陈国猛的信
  尊敬的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陈国猛同志:
  你好。我有一事,万般无奈之际,向你求助。
  我叫黄建国,家住萧山区北干街道山北新苑8幢2单元401室,身份证330121196605030335,电话13858137570。5年时间,从一名警察到一介平民,历经风雨,深感基层司法的无奈(不敢妄称黑)。涉本人的刑事,已经省高院申诉,现由杭州检查院立案审查。另有(2015)杭萧商初字第6226号经济案,萧山区人民法院违法执行,2017年6月12日,已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
  案子的基本情况及法律问题在执行异议申请已说明,我现在想说的是该案外因素。萧山区人民法院包庇我的被告沈张伟,以致我的财产保全未作处理,即做了中止执行,财产保全第三方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在萧山树大根深,颇有政府背景,原告的我却成了最弱势的一方。但不管如何,我在萧山区人民法院交了保证金10万,还有财产保全费,萧山区人民法院总要有说法,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接待人员说,会把我的反映转下级法院处理。此前,两级法院我已跑了无数次,现在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又要退回处理,让我情何以堪。切望领导,百忙之中能给予帮助,万分感谢。
  此致
  敬礼
  黄建国
  2017年6月15日

  附 (2015)杭萧商初字第6226号民事财产保全裁定书1份,含财产保全信息告知书;中止执行裁定书1份,发票单据1份及
  执行异议申请书之三
  申请人:黄建国,家住萧山区北干街道山北新苑8幢2单元401室,身份证330121196605030335,电话13858137570。
  请求事项:1、撤销萧山区人民法院(2016)浙0109执3123号执行裁定书,对(2015)杭萧商初字第6226号民事调解恢复执行。
  2、对(2015)杭萧商初字第6226_1号民事裁定的期限续保(财产保全)。
  3、彻查萧山区人民法院违法办案(萧山人民法院的执行行为违法,妨碍轮候查封、扣押、冻结的债权受偿的),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事实与理由:
  2015年12月21日,就沈张伟、周焱明夫妻借款不还,本人向萧山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这个时候,我了解到,沈张伟个人与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签订合同,在恒大帝景房产项目有工程款约200万待付。考虑到沈张伟、周焱明在法院已有多起诉讼,并有隐挪、转移财产之虞,我通过代理律师章大勇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
  2016年1月29日上午,法院速裁庭董姓法官打电话叫我到他办公室。我说明情况后,董姓法官当我的面打电话给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负责人徐松青,徐松青讲:钱是有的,有领导也打招呼帮忙扣120万。董姓法官问,剩下还有没有。徐松青讲:几十万还是有的。董姓法官讲,那好的,我的当事人涉款也就几十万,够了,我们法院下午过来一趟。随后,董姓法官让我在法院交了担保金10万及财产保全费3270多元。事后,代理律师章大勇告诉我,萧山法院对我的案子已作财产保全。
  2016年3月3日,我与被告沈张伟、周焱明通过被告代理人在童华辉法官主持下达成调解。2016年4月18日,因被告不履行,我通过代理律师章大勇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期间,我了解到,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2月初(农历春节前)给付过被告工程款,3月底还付过一次。此后,我多次到法院执行局向承办法官傅嘉琦了解案情,并说明我的案子已财产保全。傅嘉琦只是强调财产保全要所有原告分,对我先前法院作出的财产保全不作处理。2016年7月22日,萧山法院作出(2016)浙0109执3123号执行裁定书,中止执行(?)。
  2016年11月2日,我书面向萧山法院傅嘉琦申请恢复执行,并再次提供了财产线索,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近期又有200多万工程款待付被告沈张伟。开始傅嘉琦要不要去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还犹豫,我说,我作了财产保全,法院总要给我一个说法,还有法院向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后,给付被告工程款是主动付的还是我的被告死缠烂打、软磨硬泡的情况下付的,总要去听听负责人徐松青怎么说。承办法官傅嘉琦到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负责人徐松青承认有300万,但又说这笔钱不一定是付被告沈张伟。傅嘉琦认为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不配合,他没有侦查权,也就没办法了。我要求出具书面答复,傅嘉琦不同意,并私下建议我自行代償起诉,明确被告是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
  2016年11月10日,我书面向萧山法院执行局提出对我诉讼财产保全依法处理,傅嘉琦不作处理,退回,理由还是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不配合。2017年1月3日,我书面向萧山法院执行局提出对我诉讼财产保全续保,傅嘉琦不作处理,退回,理由是他2016年11月4日也向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我要求查看法律文书,他说,只有存根,并当我的面补添,而添写是针对王永建诉讼,与我的诉讼没有关系。傅嘉琦再口头告知,有钱他会去执行,按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的说法,已不会有钱了,(傅嘉琦)与先前的说法没有区别。
  申请人认为:1、萧山区人民法院对先前作出的财产保全裁定未作处理,即以“现查明,被执行人目前无财产可供执行。申请执行人亦未能提供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为由,作出(2016)浙0109执3123号执行裁定书,与法无据,萧山区人民法院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68条。2、2016年11月2日,我书面向萧山法院傅嘉琦申请恢复执行,并再次提供了财产线索,被告代理人近期又有200多万工程款待付被告沈张伟。萧山法院傅嘉琦去到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也仅对我本次提供的财产线索进行调查,对我财产保全时提供的财产线索未有涉及,而(2015)杭萧商初字第6226_1号民事裁定的期限于2017年1月28日即将到期。
  基于此,申请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25条、《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2015)》第1条、第7条,特向萧山区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请依法处理。
  2017年1月10日,申请人书面向萧山区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后,萧山区人民法院既不立案又不作出不予受理裁定,违反了《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2015)》第2条。
  2017年1月24日,被告代理人沈海中出具承诺书,同意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应付沈张伟的工程款优先给付我52万,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陈姓总经理助理看了后,没有表态。同一天,我与被告代理人沈海中去到萧山区人民法院傅嘉琦办公室,沈海中要我向傅嘉琦道歉,傅嘉琦说:这个没必要,等一下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对萧山区人民法院会书面提出执行异议,今天不提出,明天执行。
  我与被告代理人沈海中出了法院,沈张伟又打电话来,意思是傅嘉琦那一定要说好,我说:你的态度已很好,现在是法院与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的事情,与你无关。沈张伟说:黄师傅,没你说的简单,傅嘉琦要通缉我的呀。沈张伟自己赶过来,一定要我撤去对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的执行,我没答应,出于面子,缓缓可以。
  我与被告代理人沈海中第二次去到萧山区人民法院傅嘉琦办公室,傅嘉琦说: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对萧山区人民法院也提出执行异议。我看了后,发现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是对萧山区人民法院2016年11月4日作出的(2016)浙0109执3123号《履行到期债务通知书》提出执行异议,而对(2015)杭萧商初字第6226_1号民事裁定并未提出执行异议。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的执行异议申请书还提到,2016年12月15日,萧山区人民法院因沈张伟员工工资诉讼,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应付沈张伟的工程款70万被执行了。这就怪了,2016年11月,萧山法院傅嘉琦多次说,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已没钱要付,不配合,萧山区人民法院无法执行。我的财产保全、申请执行时,沈张伟员工工资诉讼都没立案,不存在员工工资优先的问题。
  在傅嘉琦办公室,傅嘉琦针对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的执行异议,制作了告知笔录,让我签字。笔录上提到,因为我向萧山区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2017年1月23日,他傅嘉琦去了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这更怪了,2016年11月4日,你傅嘉琦把(2016)浙0109执3123号《履行到期债务通知书》送达时不依法告知,2017年1月10日,我向萧山区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后,2017年1月23日你傅嘉琦特地跑去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要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提出执行异议。这不禁让我想到,老百姓窜通恶意诉讼的法律后果,那你法院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2015)》第11条规定,执行法官傅嘉琦不得参与我的执行异议处理。
  2017年3至4月,申请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25条、《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2015)》第3条之规定,先后二次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也曾在杭州中院立案法官的建议下,书面向杭州中院申请执行),请依法处理。区市二级法院法官竟都不知道最高人民法院出台有《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2015)》,杭州中院执行局、信访都只把我的执行异议申请转萧山法院,至今未作回复。
  2017年4月11日,据内部人员透露,萧山法院执行局于2016年12月以沈张伟员工工资诉讼的名义从杭州萧山高桥运输有限公司扣划沈张伟的工程款70万,而员工工资诉讼只有几万(沈张伟已额外支付)。2017年3月23日,沈张伟又交萧山法院财务40万。以上二笔执行款都在萧山法院孙(荣达?)姓领导授意下,被有关系的一个原告全部拿走。这让其他这么多原告情何以堪,何况我在萧山法院作财产保全,都得不到执行,黑,萧山法院真黑!
  2017年3月底,就有萧山法院领导告诉我张姓朋友,沈张伟案执行到执行款了,因我没提申请,没能参与分配。我朋友说了我还不相信,我说我一直在提申请啊,无语,黑!
  2017年5月30日,被告沈张伟电话告诉我,与萧山法院有关系的一个原告是王强(?),是放高利贷的,在法院分别以王路军、俞惠芬的名义起诉,共同委托浙江浙浩律师事务所王科威代理。被告沈张伟还告诉我,该原告与萧山法院有利益输送。萧山法院套路深,沈张伟案由法官傅嘉琦办理,唯独该高利贷的案子统一交由孙荣达办理。
  我也多次问过法官傅嘉琦,我说:我提供的财产线索,法院又作了财产保全,你说,高运集团不配合执行不了,其他法官却能执行。傅嘉琦说,你去问孙(荣达)法官,他不知道。
  萧山区人民法院欲盖弥彰,以权代法,杭州中院不作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25条、《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2015)》第3条、第5条1款之规定,特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请依法处理。
  此致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黄建国
  2017年6月5日

相关文章
畅言一下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