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亚财富被维权:辉山乳业项目到期至今未拿到一分钱

栏目:明星八卦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娱乐新闻网 时间:2018-06-12 13:14

诺亚财富被维权:辉山乳业项目到期至今未拿到一分钱

6月8日上午,诺亚财富第八届私募股权高峰论坛在上海浦东香格里拉大酒店隆重召开。然而,中国资本观察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除了受邀参加论坛的嘉宾,还有一群身穿印有“诺亚还钱”字样马甲的“不明身份人员”前来参加。

“老客户”维权 现场安保等级高

在酒店一楼大厅诺亚财富设立的签到台,有多名工作人员正在工作,并未看见“不明身份人员”的身影。但是,中国资本观察记者发现此次诺亚财富论坛的“安保等级”比较高,现场有大批身穿黑色制服的工作人员和保安在维护秩序。此外,本次论坛设有多个分论坛,而在每个分论坛入口处,都有保安和黑衣人负责安检。

诺亚财富被维权:辉山乳业项目到期至今未拿到一分钱[0]

在一楼大厅休息区域,记者从一名参会嘉宾口中得知此前确实有不少投资人士前来维权,并与工作人员发生争执。“整个过程持续大概两三分钟,就被带离现场。”该名嘉宾说。

诺亚财富被维权:辉山乳业项目到期至今未拿到一分钱[1]

由于正值饭点,有大批参加论坛的嘉宾从二楼的各个分论坛出来,记者又乘电梯前往二楼。刚到二楼,就发现了被安保人员和诺亚财富的工作人员包围的“不明身份人员”。其中一名中年女士手中的袋子里,还装着印有“诺亚”字样的衣物。此时,双方正在争执。一名身穿黑色制服的工作人员邀请“不明身份人士”前往餐厅就餐,称“先去餐厅吃饭,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吃完饭再谈,我们是有诚意的”。但遭到了“不明身份人士”的拒绝,并声称“把钱还给我们,我们就马上离开”。

这些“不明身份人士”均是诺亚财富的老客户,但是自辉山乳业项目到期至今未拿到一分钱的本息,因此前来现场维权。

据现场维权的王女士介绍,今天共有20名辉山乳业项目投资人来到现场进行维权。但是他们的维权行为,不仅引起诺亚财富的注意,还引来3到4名穿制服的民警以及近十余名协警的注意,并现场带走了一名维权人士。“我们看见一位没穿制服的所谓的警察领导出示证件时,写的杨浦区。”王女士说。

由于中国资本观察频频向维权人士打听相关事件原因,很快引起安保人员的警惕,一名工作人员甚至直接上前盘问记者身份。在离开时,一名安保人员还对记者进行尾随“保护”直到一楼大厅,即便是在中国资本观察记者对此“保护措施”提出抗议时,对方仍不放弃。

辉山乳业5.9亿债权被疑“伪造”

离开酒店后,记者还收到王女士用微信发来的一封《就诺亚财富关于辉山项目涉嫌虚假销售致国家金融监管部门公开信》(文中简称公开信),称“我们是诺亚财富发行的歌斐创世优选一号二号投资基金的投资人,于2016年3月30日在诺亚财富购买上述基金产品,基金投资标的是受让辽宁辉山对辉山中国的5.9亿应收账款。今年到期后由于辉山乳业集团无法到期兑付本息,导致我们200多名投资人,共计5亿元的投资款项始终无法收回。因诺亚财富多次在公开场合宣称此事件为市场风险,不履行基金管理人职责,蓄意拖延、狡辩、阻止投资人合理诉求,迫于无奈,我们收集以下事实性陈述,证明诺亚财富在销售过程中明显存在蓄意隐瞒、诱导投资人的行为,希望有关国家及政府相关部门本着维护健康稳定金融秩序的前提介入调查,严惩金融行业的害群之马。”

诺亚财富被维权:辉山乳业项目到期至今未拿到一分钱[2]

在《公开信》中,辉山乳业投资人认为“投资标的应收账款构成对投资人投资决策的明显误导”。诺亚财富在销售过程及基金合同约定中反复强调本次基金的投资标的为收购“辽宁辉山”向“辉山中国”的应收账款共计5.9亿,转让对价为不超过人民币5亿元。但事后诺亚亲口承认该应收账款为“辽宁辉山”对“辉山中国”的借款债权,并不是传统意义上基于贸易往来而形成的应收账款。我们认为,应收账款一定是基于主营业务而形成的销售款项,这是任何一本会计书籍中最基础的概念,“辽宁辉山”不是金融机构,借款不是主营业务,无权将借款形成的债权计入应收账款,所以借款是应收账款的说法不成立。

另外,因“辽宁辉山”和“辉山中国”都是“辉山HK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基于贸易形成的应收账款是一定要开立发票的,开票就要上税,所以应收账款造假的成本较高,但借款造假的成本很低,造假可能性大。诺亚偷换“应收账款”的概念,对投资人的投资决策造成了明显误导,致使投资人无法全面的评估本项目风险情况。

同时,辉山乳业投资人还认为“辉山乳业项目中的5.9亿应收账款实为伪造”。2016年3月31日,诺亚在中登网做了登记,并附上了四张转款凭证作为借款依据,登记内容显示受让“辽宁辉山”对“辉山中国”形成的应收账款,但四张转款凭证却清楚的显示了两个转款时间点,第一次是2016年1月29日,辽宁辉山向辉山中国转款3亿元人民币,第二次是2016年3月16日,辽宁辉山向辉山中国转款2.9亿人民币。由于“辽宁辉山”与“辉山中国”同属辉山HK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且开立银行账户同为中国银行沈阳分行营业部。为什么要分两次时间点进行借款?是否因为当时的辉山体系内没有5.9亿人民币现金支撑转账?由辽宁辉山第一次打3亿给辉山中国,辉山中国后续通过财务运作把钱转回辽宁辉山,再转款一次,伪造共计5.9亿现金转款作为借款。

因此,辉山乳业项目投资人认为诺亚财富出售的辉山项目基金本质是信用债,除了辉山集团信用担保及实际控制人杨凯的个人连带责任担保外,无任何资产以抵质押方式作为风控手段,但诺亚财富通过其一系列的包装、伪造、偷换概念后,公开向投资人宣介受让8.5折5.9亿“应收账款”作为基础资产的完整风控措施的项目。

本次基金是募集资金向辉山集团进行借贷的行为,无论“辽宁辉山”对“辉山中国”的债权是否真实存在,本质上我们投资人的钱都是投资给辉山的。诺亚玩弄“应收账款”概念,严重干扰投资人对风险的认识,诱导投资人决策,欺瞒真实的风险状况,伪造风控措施。

相关文章
畅言一下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