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肾病医院黑心骗子医院虚假宣传乱收费

栏目:明星八卦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娱乐新闻网 时间:2018-06-07 21:20

石家庄肾病医院 打假曝光骗子医院骗子黑黑医院骗子医院事情要从2011年3月说起,22岁的花季少女汪卫洪,家住重庆市丰都县,不幸染上了红斑狼疮,四处求医均未取得

石家庄肾病医院黑心骗子医院虚假宣传乱收费

石家庄肾病医院 打假曝光骗子医院骗子黑黑医院骗子医院事情要从2011年3月说起,22岁的花季少女汪卫洪,家住重庆市丰都县,不幸染上了红斑狼疮,四处求医均未取得满意疗效。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在网上看到了石家庄肾病医院可以治好事情要从2011年3月说起,22岁的花季少女汪卫洪,家住重庆市丰都县,不幸染上了红斑狼疮,四处求医均未取得满意疗效。TxF-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在网上看到了石家庄肾病医院可以治好红斑狼疮的信息,就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之后石家庄肾病医院的苗利明等人,不间断的打电话发信息给汪卫洪表示能包治好他的病情。最终汪卫洪经不住苗利明等人在再三诱导、劝说,2011年8月,汪卫洪到院就诊。TxF-十几天之后,2011年9月18日至9月30日,第二次住院治疗,期间发现石家庄肾病医院有虚假治疗现象,就出院回到家中。回到家中以后,苗利明等人不间断的打电话发信息给汪卫洪,表示让汪卫洪再次相信肾病医院,2011年10月15日,汪卫洪再次入住石家庄肾病医院,2011年11月16日在肾病医院病危转到河北省人民医院,11月18日6时30分去世。TxF-石家庄肾病医院,位于河北省省会石家庄市新华区飞翼路5号,号称国内最权威的国际性现代化大型肾病专科医院。拥有国内外最先进的治疗方法和医疗设备,在肾病治疗领域内始终走在世界前列,日住院患者800人。然而,种种事实表明,这个所谓的国内最好的肾病医院,“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无论在医术还是医德方面,都留下了斑斑劣迹。 短短的两天时间,一位22岁的花季少女为何突然去世?TxF-据河北省人民医院急救中心医生介绍:汪卫洪2011年11月16日上午10时许被肾病医院转过来后,就无人陪伴,无法联系病人家属,肾病医院无人告诉汪德全的电话,向总值班室报告,总值班室指示全力抢救,暂由省人民医院暂垫付医疗费用。TxF-在抢救过程中,汪卫洪喘着粗气,大口咯血,而身边却没有任何人陪伴。而作为责任方的石家庄肾病医院此时却销声匿迹,不但没有安排人员进行陪护,而且连转院的抢救费都没有交付,让人难以想象这就是一个以“救死扶伤”为宗旨的大型医院的作风。 丰都县保合镇司法所所长陈春华,获知汪卫洪的情况后,答应为其家属免费代理,并与汪卫洪的的父亲汪德全等7名亲朋一道连夜赶到石家庄。TxF-到达后,陈春华等人将死者汪卫洪的病历全部复印出来,怀疑石家庄肾病医院拖延了汪卫洪的转院时间,进而造成她的死亡,建议双方协商处理有关赔付问题。 陈春华说,11月22日下午5时左右,他们来到石家庄肾病医院“讨说法”时,汪卫洪的父亲汪德全因情绪激动,与医院院长曹月菊发生抓扯,并将对方的额头弄伤。报警后,附近北苑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进行处置。 汪德全的一名亲戚侯先生介绍说,随后包括汪德全的妻子在内的一行10人,全部被围困在一个会议室里。“我当时至少遭到10余人围着殴打,他们对我拳打脚踢。TxF-”侯先生回忆说,这时大门紧闭,楼下还有数十人守候着称要收拾他们,他们被围殴时还有人要求他们交出手机和相机。 陈春华回忆说,在当时那种紧急情况下,他急中生智悄悄叫大家围拢过去,用大家的衣服遮挡住他,然后他掏出手机趁那伙人不备,给远在重庆的一名朋友发了条短信,叫他马上报警。那名朋友随即向有关部门报案,后来河北省公安厅的指令被层层转达到当地的北苑派出所。TxF-随后不久,该派出所增派的数名民警相继抵达现场,将陈春华一行与那伙人隔离开来。陈春华回忆说,当晚9时左右,那伙人慢慢散去后,当地警方用两辆警车和一辆出租车,将他们送出医院大门,这时他看到医院有一名医生在驾车跟踪他们。陈春华说,因担心遭遇不测,他们中途下车后,穿过几条巷道,左拐右转甩掉“尾巴”,另外找了一家旅馆住下。TxF-据汪卫洪的父亲汪德全回忆,2011年11月21日中午13时许,汪德全一行10余人被关闭在肾病医院里面,肾病医院安排了3名工作人员陪同(实质上是看守),直到17时许,肾病医院分院院长赵志业(音)、副主任医师付冬梅以及另外的一名陌生人,赵志业手里面拿着一张病历记录,说是刚从省人民医院里面复印出来的病历,其实她手中拿的那张病历的原件早在18日就在汪卫洪父亲的手中,而两份病历的内容确是完全的大相径庭,那么赵志业手里面拿着的病历是怎么来的?至今是个谜,是有人想掩盖事实的真相?还是有人弄虚作假,虚晃一枪?我们不得而知。TxF-在两份病历同时出现后,“我们当场戳穿了赵志业的谎言”,汪德全说,紧接着赵志业就把我们一行10人带到肾病医院A座的学术报告厅里面的二楼刘璞的办公室,当时我们进去了4个人,刘璞盛气凌人只准一个人找他谈,当时我们其余的3人就出去了,而在办公室里面肾病医院的有50多人而我方仅有1人,过了1分钟左右,我们就听见里面发生激烈争吵。 就在激烈争吵的同时,在学术报告厅里突然出现了50多人,同时院方打了派出所电话报警,石家庄新华区北菀派出所民警齐某和刘某(警号006545)出警,并和医院方办公室主任刘璞商议约定明天9点30分协商。TxF-2011年11月22日上午,汪德全在刘璞办公室提出85万元赔偿数额,刘璞表示和医院方协商后,下午2点在约谈,当日下午刘璞表态赔偿10万元,汪德全表示不服,心情非常激动,转身就走并在医院以敲锣的形式声张正义,并在B座遇见一名女医生,此名医生阻止汪德全敲锣,双方发生肢体接触,后此名女医生被汪德全手中拿的锣打伤头皮流了血,后汪德全就来到医院A座,不知谁报的警,警察也来了,姓刘的警察就将我方拿相机拍照的人喊过去,强行要将手机里面的照片删除刘某还以混乱中受伤为由要拘留汪德全等人。TxF-后来我方10余人就被警察赶往一个会议室,随着100余人到了会议室,将大门关闭,刘璞使眼色让赵志业为首的黑帮分子围殴汪德全等人,此时刘璞口口声声叫喊,你们不是要上告吗,市长电话就在这,你们可以打啊,怎么不打?赵志业口出狂言,你们知道厉害吧!还闹吧,看到了吧,打死你们几个也不算什么。此时汪卫洪表哥被20余人围殴。TxF-北苑派出所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警介绍说,当时有数十人围殴重庆的那10名男女,至于那伙人的身份,目前他们正在进一步调查。石家庄肾病医院院长曹月菊告诉记者,对汪卫洪的死他们不负任何责任,他们主张尸检,希望走司法途径来解决问题。汪德全哽咽着称,他们提出16万元的赔付要求,遭对方拒绝。他说,现在女儿还躺在石家庄市殡仪馆里,亲朋担心安全问题已全都回渝,只留下他和妻子在石家庄与院方继续协商,争取能有一个妥善的解决办法。TxF-据悉,石家庄肾病医院凭借多年来欺骗患者所获得的巨额利润,豢养了一批社会闲散人员,专门从事为医院解决医疗纠纷,对于这些患者及其家属,他们软硬兼施,以殴打甚至人身安全相威胁,目的就是为了减少赔偿,甚至不赔偿。TxF-更可恨的是,一些少数的民警居然也加入了这一行列,对于来医院讨公道的患者和家属,他们冠之以聚众闹事之名,动辄以扰乱社会治安之罪威胁、恐吓、甚至拘留。这些违法的行为无疑助长了此等无良医院的嚣张气焰,让他们为所欲为。TxF-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汪卫洪在短时间内死亡呢?根据有关专业人员的研究表明,石家庄肾病医院一直以来在大力的进行干细胞移植治疗免疫疾病的应用。而且一些曾经到医院就诊的患者也坦言,医院的医生也经常推荐他们进行干细胞治疗。TxF-该院也在网络上大肆渲染干细胞治疗的优点。作为新的医疗手段,干细胞治疗确实对于许多疑难杂症提供了新的途径,为广大患者带来了福音。 然而,干细胞也是具有一定的副作用的,干细胞治疗的副作用严重的可致人死亡。所以并不是所有的医疗机构都可以将干细胞治疗技术应用于临床治疗。TxF-根据卫生部关于干细胞采集、移植的一些相关规定,医院在干细胞移植治疗的应用上是必须具有一定的资质的。这些资质主要包括: 干细胞治疗技术仅三级以上医疗机构可申报;地方医院通过各级卫生部主管部门层报卫生部审批,第三类医疗技术一般要求三甲医院,与干细胞类似的细胞治疗要求三甲医院方可开展。不管军队医院或是地方医院在审批时,都要符合当地卫生主管部门的区域规划,不符合规划或规划的机构名额已满时,即使达到条件的机构也不予批准。TxF-而石家庄肾病医院作为一家民营医院,很显然并不具备三甲的资质,也没有经过任何资质的申报和审批,该院也不具备采集干细胞所需的实验室和储存条件。 在完全不具备干细胞临床应用资质的情况下,该院却大张旗鼓的宣传和使用干细胞移植技术为患者进行治疗。TxF-完全是收到经济利益的驱使。对于没有经过任何资质审批的石家庄肾病医院,临床应用归纳细胞的风险性之大,可想而知。这是对患者生命安全的不负责任,更是对和谐社会的不负责任。 有去过石家庄医院就诊的患者会发现,这里的病区住满了病人,如果上去询问他们一些问题,他们都说这里效果很好,都是来复查的,一般都不怎么用药就已经治好了,等等。TxF-那么如此无良的医院又是靠什么来赢得这么好的“口碑”的呢?前去就诊的患者趋之若鹜呢? 据一位被骗过的病人讲述,事实上,石家庄肾病医院在楼道里临时搭床位,全都是医托。这位患者偶然间发现一名医托先是在这个病区住几天,又换到另一幢楼住几天,A座、B座、C座都是隔开的。每天浩浩荡荡的“病人”排队去做理疗,让人感觉这里就医的特别“多”。TxF-有个医托良心发现后,揭露了石家庄肾病医院的丑恶行径,而医院为了堵住他的嘴,给了他30万元的封口费到这里的病人,不论病情轻重,一般都让住20天到1个月的院,到时尽量让你出院,且基本上每个病人都被坑2-3万元出院,而且出院的时候还要求买上一个小的理疗仪和半年的药也得1万多元。TxF-石家庄本地的群众也了解该医院是骗人的,火车站附近的一个打印店的店主说我们本地的人都是在省1院、2院等大型医院看病。她开花店时,肾病医院有人来买花,有人送锦旗去医院,实际上是医托。TxF-TxF-转自 ()

相关文章
畅言一下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