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征:扳倒副省级高官、状告省高院院长 再怼法官“不懂法”

栏目:历史趣闻 来源:网络整理 编辑:娱乐新闻网 时间:2018-06-12 09:28

曹长征 近日,一篇署名宝鸡市司法局副局长曹长征的文章在网上传播。文章批评宝鸡市中院法官在办理一起案件中出现多处程序违法。宝鸡市中院表示,正在对相关问题

曹长征:扳倒副省级高官、状告省高院院长 再怼法官“不懂法”

曹长征

  近日,一篇署名宝鸡市司法局副局长曹长征的文章在网上传播。文章批评宝鸡市中院法官在办理一起案件中出现多处程序违法。宝鸡市中院表示,正在对相关问题进行核实。

  两公司合同纠纷打了8年官司

  曹长征现任宝鸡市委依法治市办主任、宝鸡市司法局副局长,2015年,他应新渭路社区党组织请托,为宝鸡市世华制粉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世华公司)提供法律援助,义务代理该公司与宝鸡泽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泽润公司)合同纠纷案。昨日,他说:“该案法官屡屡程序违法,践踏法律尊严,我实在忍无可忍。”

  相关资料显示,2006年至2008年,世华公司和泽润公司签订协议,约定由世华公司将其位于渭工路55号的约10亩土地转让给泽润公司,泽润公司支付400多万元转让金;泽润公司以1500元每平方米的成本价向世华公司返还24套住宅和450平方米厂房,世华公司购房款在泽润公司应付给世华公司的转让金中抵扣。2009年1月,泽润公司向世华公司12名职工交付了预分的住宅。但在剩下的住宅和厂房交付过程中,双方发生纠纷,官司一打就是8年多。

  2010年5月,渭滨区法院作出民事判决,原被告均提出上诉,宝鸡市中院发回重审;渭滨区法院重审后2011年9月作出民事裁定,驳回原告世华公司的起诉,原被告又提出上诉;宝鸡市中院审理后裁定撤销渭滨区法院民事裁定,指令渭滨区法院审理;渭滨区法院审理后2013年1月作出民事判决,原被告均提起上诉;2015年6月,宝鸡市中院作出民事判决,世华公司提起上诉;2017年4月,省高院撤销宝鸡市中院民事判决,案件发回渭滨区法院重审;因管辖权问题,案件由宝鸡市中院审理至今。

  质疑法院屡屡程序违法

  昨日,曹长征称,该案再审期间,法院屡屡程序违法,让他产生了法官为啥不懂法的疑问。

  疑问1:案件被无故拖延近五个月。“省高院裁定书2017年4月中旬从西安发出,但渭滨区法院直到2017年9月7日才向世华公司发出开庭审理的传票,原因未知。”

  疑问2:主审法官逾期45天才送达裁定书。“为防止泽润公司转移财产,世华公司于2017年12月12日向宝鸡市中院递交了财产保全申请书,中院于2017年12月17日作出民事裁定书,查封泽润公司位于宝鸡市大庆路的房产。按照法律规定,裁定书当庭要送达原被告双方。但在我多次索要并向民二庭领导反映后,付法官才在逾期45天后将裁定书给了世华公司。他为什么这样做?”

  疑问3:不按规定查封房产。“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宝鸡市中院应当对查封的泽润公司房产贴封条、发公告。宝鸡市中院做出裁定书至今已大半年了,却一直没做任何查封处理,放任被查封房产非法销售。”

  疑问4:对可疑证据拒绝调查。“房产被查封后,泽润公司于2017年12月向宝鸡市中院递交了《保全裁定异议书》,并附有31份《拆迁安置协议书》,提出这些被查封的房子是拆迁安置房,不应被查封。世华公司请求宝鸡市中院对《拆迁安置协议》的真伪调查取证。但宝鸡市中院对该合法请求至今没有理睬。”

  疑问5:回避申请逾期不做裁定和超越审判期限。“世华公司于今年2月6日向宝鸡市中院递交了《关于请求付某某法官回避的申请》。按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法院应当在3日内就是否回避作出决定,但半年多过去了没有任何答复。另外,按照法律规定,本案重审的期限为6个月,即最晚应在2018年5月结案。但案件却被搁置至今,宝鸡市中院超越审判期限,程序严重违法。”

  对这些疑问,宝鸡市中院宣教处冯姓副处长表示,中院领导已过问,目前正在对案件审理情况进行询问调查,涉事法官暂不便接受采访,等核实完,会根据情况进行回应。

曹长征:扳倒副省级高官、状告省高院院长 再怼法官“不懂法”

曹长征

  曹长征其人:曾扳倒省政协副主席 在副处级任职23年至今

  文章内容来自2007年12月18日《南方周末》

  8月下旬,一篇“11名情妇联手告倒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庞家钰”的文章在网络和报刊广为流传。但本报记者调查发现,真正的举报人,是宝鸡市司法局干部曹长征。中纪委庞家钰案调查组的一位成员向本报记者证实,“主要是曹长征,以及其他几名干部的实名举报,引来中纪委的调查”。

曹长征:扳倒副省级高官、状告省高院院长 再怼法官“不懂法”

庞家钰

  “11名情妇联手告倒庞家钰?要真如此,中纪委还费那么大力气干嘛,这些情妇一露面就足以处理庞家钰了。”面对某媒体的报道,陕西省宝鸡市司法局助理调研员曹长征付诸一笑。

  这个喜欢用“坏蛋”、“坏人”来称呼对手的中年男子,正是扳倒陕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原宝鸡市委书记庞家钰的关键人物。在长达9年时间里,他持续调查并实名举报庞家钰,最终引起中纪委关注。

  中纪委庞家钰案调查组的一位成员向本报记者证实,“主要是曹长征,以及其他几名干部的实名举报,引来中纪委的调查”。

  2007年2月,庞家钰被中纪委移交给最高人民检察院立案调查。“如果不是目前还有某些阻力,应该很快就能开庭了。”中纪委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

  曹长征在举报前曾屡受庞家钰的打压,但他否认举报是出于个人恩怨。

  他说:“我要让他知道,党内还是有人敢和邪恶斗争。”

  莫名其妙被免职

  “曹长征和庞家钰的矛盾多年前就公开化了。”宝鸡市一位老干部说。

  曹长征农村出身,上大学前已工作10年。1977年高考恢复后,他连续5年参加高考,终于在1981年考上西北政法学院哲学系。

  毕业后,曹长征在宝鸡市纪委工作了8年。谈起这段经历,曹长征说:“那时我一年能办6个案子。”他给记者翻出一叠荣誉证书,“我年年都是优秀工作者、模范党员。”

  1995年,通过公选,曹长征考上了宝鸡市司法局副局长一职。按他自己的介绍,“比同龄人早10年当上了副处级干部。”

  “虽然那时我对他还不熟悉,但看到他能通过公开选拔上来,相信是个有能力的人。”时隔十多年,宝鸡市一位老干部对他还印象颇深:“年轻,正派,观点新,有些傲气。”

  1998年4月的一天,曹长征的命运发生了转变。一位市委组织部的副部长找他谈话:“你在1997年年终考核中有三分之二以上的不称职票,被定为不称职,决定改任你为司法局助理调研员。”

  刚当两年副局长就被免职,这对心高气傲的他而言是个严重打击。助理调研员虽和副局长同属“副处”,但没有实权,“从此以后,我的工作内容就是喝茶看报闲聊”。

  曹长征不甘心就此与仕途失之交臂。他试图再通过“公选”寻找其他出路。

  1998年6月开始,他先后到西安市、广西南宁、陕西省、江苏徐州市参加过约六七个职位的中高级干部招考,几次进入面试,最后都不了了之。

  曹长征自忖面试表现都不错,但次次名落孙山,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2000年9月,他通过全国律师资格考试获得了律师资格证。11月,他参加宝鸡市委组织部公开选拔副县级领导“公选”,同样顺利进入面试。

相关文章
畅言一下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